陆还

我的蹦迪爱侣——一个舞姿妖娆的相声演员,还擅长开跳楼机锻炼我的心脏
@世上有光

最近主战龙族楚路w

叶厨张粉。

另:陆还(huán)

【楚路】The Pain

片段,练习作,路明非发烧中。

想写疼痛系。

.

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头像是被重锤猛击过,口腔燥热,字眼从粗砾的喉咙里挣扎着挤出来:“师兄。”

路明非感觉热度从灵魂深处灼烧上来,源源不断地消耗着他的体力,可是又很冷,牙齿细微的撞击声从骨骼传导入大脑,清脆动听,他似乎听过比这更悦耳的声音,牙齿穿透骨骼,鲜血在鳞片上愉悦地颤动,骨粉混入岩浆,在黑色的大地上流淌,世界比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还要混沌。

模糊的世界,模糊的楚子航。路明非仰头努力地冲楚子航咧开嘴笑,手下摸索到棉质布料下的一个凸起点,想要把上身撑起来去够楚子航,然而手臂一阵酸软,手从凸起上滑了下来,他跌到楚子航膝上,很硬,但没什么痛意,事实上是,他感觉不到。

楚子航温暖的手握住他的,这让他感觉好了些。视网膜里,一张色素分离后的俊脸渐渐放大。模糊也不一定代表美感,路明非不着边际地想着,干脆闭上了眼。他熟悉楚子航的每一根睫毛,脑中的那个男人迅速成型,堪称3D建模的效果——不,是4D的,楚子航湿润柔软的唇贴上来,对路明非干裂的唇来说无异于久旱逢甘霖,脑细胞倦怠地观测着那些线条与颜色一点点出现,嘴唇上细小的白色死皮顶着那浅淡的色泽。

路明非想,你为什么不再近一点。

还不够,还不够。

他想念楚子航的牙齿,板牙排列整齐,没有过分尖锐的棱角,磕磕碰碰间力度从来拿捏得当,他想念楚子航的舌,灵活湿润,有时带着凉意,肆意席卷过他的领地。

心里的小人在跳跃,在奔跑,在焦急,在等待,在催促,在呐喊——

在嘶吼。

让理性沉睡,让欲望苏醒。

路明非觉得自己似乎是勾住了楚子航的脖子,他分辨不太清,不过没关系,他感觉到楚子航离自己更近了些,这就好。

他的舌毫无滞涩地闯进楚子航的口腔,带着中药的苦意,病痛的干燥。他不得章法地啃噬着,又恢复到了初学者的状态,一切跟着本能走,急切地想要把对方吞吃入腹。磕碰间有细细的血腥气渗出,不知道是属于谁的,路明非只贪婪地舔舐下去。

小人欢呼雀跃,很快却又开始不满。

好渴。

唇齿纠缠间字眼悄悄漏出来,楚子航原本一动不动地支在那里任路明非动作,忽然伸出一只手定住路明非下巴,身子撤离开几分。

路明非迷茫地睁开眼,哑声询问他。

楚子航看着身下人不长但浓密的睫毛,失焦的清澈眼瞳和潮红的脸颊,眉头皱得更紧了,近乎凛冽。他端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一饮而尽。

路明非感觉对方的舌长驱直入,温热的水流滑入喉中,喉结滚动了一下,将水流吞咽下去,紧密的纠缠让他放松下来,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嘶哑又甜腻,像是流浪的幼猫沐浴在太阳下时享受的声音。

然而这样的享受没有持续太久,糟糕的世界又将他们分割开,耳内的嗡鸣在楚子航离开后无限放大,没有任何起伏的尖叫声虚幻地回响着,空气在压迫他戳痛他,楚子航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

“你等一下,我去给你煮粥。”

好吵。

小人在他心尖上踱步,瘙痒带来烦躁,随后是排山倒海的愤怒,将原本残存的一点留恋杀死。

“滚。”事实上路明非只发出了一个含糊的音节,他们都没听清对方的话,这倒反而是件好事。

楚子航衣料的摩擦声与拖鞋踏在地上的声音成了另一场折磨。

你不在就好了。

这个念头占据了路明非的大脑。

门被合上,发出一声轻响。

随着楚子航的离去,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路明非翻过身,发出一声似哭似笑的呻吟。

评论(4)
热度(56)

© 陆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