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还

我的蹦迪爱侣——一个舞姿妖娆的相声演员,还擅长开跳楼机锻炼我的心脏
@世上有光

最近主战龙族楚路w

叶厨张粉。

另:陆还(huán)

“秘密”

一个没头没尾的片段,苏茜和路明非的天台谈话。

设定是两个人在南美出任务。

楚路tag打得我有点心虚……其实主体是苏茜的暗恋,但结尾有楚路糖。

被苏茜角色歌虐到的产物,想想真是不公平啊,龙四里苏茜几乎就没有戏份吧?就算是楚路党,也只有反驳楚夏的,没人会把苏茜当成障碍。

“我喜欢他,和他喜欢我,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件事。”

这个女孩子其实很酷,不是吗?

.

“路明非,你是不是喜欢他?”

“……”

路明非挑起眉,转头望向苏茜,他当然知道苏茜口中的那个“他”是谁,路明非的第一反应就是否认,但他看到苏茜的表情时,已经明白苏茜并不需要他的回答。他耸了耸肩,垂下眼帘淡淡地说:“也许算吧。”

他真的没办法确定地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你曾经对一个人怀有那样复杂的情感,曾经为他彻夜不眠,甘愿为他豁出命,在全世界逃亡,却生不出任何欲望,你大概也无法回答。

“如果你真的喜欢他,一定要让他知道,没有说出口过的感情不值钱。”苏茜声音清冽,偏向女低音,听上去很柔和,令人心生好感。

路明非两条腿正在空中晃荡着,昂贵的皮鞋早就被脱下来放在一边。他听到这话,回头说道:“苏茜学姐你知道吗,其实师兄也说过这句话。”

苏茜笑了起来,顺手把散落下来的长发别到耳后,露出漂亮的侧脸线条来:“我当然知道呀,这话最早就是他跟我说的。”

“诶?师兄原来八婆得这么明显吗?”路明非惊讶地睁大眼,直到这个时候苏茜才觉得他有点像入学时的那个衰小孩了,不再是冷酷高效,处处完美,装逼到让人不得不敬一声牛逼的学生会主席。

“大三他住院那次我去看他的时候,他问了我一个关于暗恋的问题。”苏茜弯起眼,南美绚烂的夕阳里她看起来那么美,其实她也是个耀眼的优秀女孩,只是在卡塞尔这个精英满地跑的地方显得不够起眼而已,“他问得太明显了,我一听就知道是你的事。”

“然后我们就聊到了这句,楚子航真是个死小孩啊,一点都不懂得掩饰,关心人也永远直来直去,他跟很多人都问过这个,但他身边本来就没有多少人。”苏茜依然是微笑着的,路明非看着却觉得悲伤要从她的笑颜中溢出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苏茜没有说,那十分钟关于路明非的短暂交谈就是大三一整年里他们除了工作外唯一的交谈。狮心会的集体探望过后,她有一次拿着熬好的骨头汤去医院,可她刚上楼就听到医生的办公室里传来八卦的声音——夏弥拿了便当盒过去看楚子航,现在正在他病房里,已经进去有段时间了。

苏茜看着走廊尽头的窗户里漏进灿烂的阳光,照在楚子航虚掩的病房门上。她注视着光斑静静地数了十秒,然后转身离去,一朵花从开放到死亡从来悄无声息。

回宿舍后苏茜喝了一口汤,只觉得难喝得要死,有点庆幸没送出去。她把汤倒掉,仔细地清理干净便当盒,收到最高处的那个格子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后来再也没有动过那个便当盒,搬出宿舍时也没有看到它。

后来苏茜偶尔会想,自己是不是太骄傲了,那个时候她只要稍微厚脸皮点,大可以直接走进去,夏弥在又怎样呢?她可以说狮心会的大家都很关心你,可以问问今年的自由一日安排,可以聊聊食堂的伙食,可以自然而然地把汤送出去,他们在一起工作,有那么多话题可以说,只要苏茜愿意,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毫无破绽的借口说这汤与她的私心无关。

可是苏茜就是做不到。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刻自己如鲠在喉的感觉。她原以为自己会直接进去把汤放到他床头提醒他趁热喝,楚子航不会多问,他只会对她道谢,并在之后喝掉,然后他们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再告别,如果楚子航喜欢,她每天给他送汤也没什么问题。

“抱歉。”沉默了一会,路明非听到苏茜这么说。

“学姐你道什么歉啊?”路明非囧了,连连摆手。

“问你这种问题,是我冒失了。”苏茜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还是太自私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然后我可以去帮你,只要他能幸福就好了。”

路明非安静地听着,虽然搞不懂为什么苏茜那么肯定只要自己喜欢师兄就够了……师兄又不喜欢他,他不是喜欢小龙女么?而且……他们眼下这情况,真是交浅言深。

“其实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想让自己喘口气而已。”苏茜平静而坦荡地说着,“太累了啊,那么无望地喜欢一个人,真的好累啊……如果你也喜欢他,我就可以给自己一个理由去彻底放弃了。”

“不是的。”路明非忽然开口,他俯视着整个城市,左手比成枪状,眯起一只眼睛对着下面瞄准,显得漫不经心,但他的语气的确是郑重的,“这算不上自私,每个人都会累的,学姐我懂你的想法,我也是个有丰富暗恋经验的人呀。”他说着,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咧着嘴看起来有点傻气,又有点神经有点癫,“可是,喜欢一个人就是那样啊,你希望他过的好,哪怕不属于自己也无所谓。”

“砰”的一声在路明非脑海中响起,混血种绝佳的视力让他看到远处红灯变绿,他放下手,仰头认真地看着苏茜:“学姐,你已经很棒了。”

“而且,你心中已经有结论了不是吗?无论我怎么回答,你都会按自己的想法做下去,做出选择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啊学姐。”

苏茜愣了一下,随即乐了,眉眼里满是狡黠,路明非看着她的笑脸,忽然有不详的预感……这跟诺诺每次要整人的时候笑得一模一样啊!

“为了报答学弟你戳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苏茜转身向门边走去,“会长喜欢你哦!”话音刚落,她穿着黑色紧身衣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门边。

啥?巴布鲁那个黑鬼喜欢他?WTF?路明非懵了。

路明非垂下头,知道自己又在玩自己骗自己的把戏了。

他只是不相信楚子航喜欢他罢了。

苏茜轻快地走在酒店走廊里,她回想起卡塞尔明媚的阳光,她坐在教室后排,看着那个脊背挺直的男人转头望向窗外,侧脸沐浴在阳光中,宛若背生双翼的天神。

窗外有人在呲牙咧嘴地冲楚子航打手势,楚子航静静看了几秒,低头在本子上写下一行字,然后把本子贴在玻璃上给他看。

路明非眼睛一亮,笑着冲楚子航竖起拇指。时间在那一刻定格,阳光,蓝天,大丛的花与绿地在路明非身后,窗明几净,只有寥寥几人的教室在楚子航身后。

他们隔着一块透明的玻璃,苏茜看见天神冷峻的脸上,唇角微微弯起。

他喜欢他。

原来就是那一刻,楚子航的秘密在苏茜眼中揭晓,她听到一朵花开的声音。

死小孩总是需要别人的帮助啊,所以不好意思,又卖了你一次。

不过,楚子航大概并不认为那是个秘密吧?

他对路明非其实从未掩饰过,只是太过坦荡平静,其他人不会往别处想而已。

评论(15)
热度(84)

© 陆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