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还

我的蹦迪爱侣——一个舞姿妖娆的相声演员,还擅长开跳楼机锻炼我的心脏
@世上有光

最近主战龙族楚路w

叶厨张粉。

另:陆还(huán)

【叶黄】红玫瑰(下)

爆字数了,几乎是上和中加起来的二倍(……)
(上) (中)在这儿

.

进门之前,黄少天先揉了把脸,呲牙咧嘴地调整了半天表情。

他总是想给叶修看自己最好的那一面,哪怕明知此刻开门也并看不到他。

这次见面的姑娘是个天然呆,看着职业范儿,几句话就暴露了本性,反倒相处得还算愉快。

太后整天窝在家里,上哪儿找的那么多姑娘啊,黄少天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但这念头也只在他心中闪现了一瞬。就像开始他对于突然袭击的各种相亲命令百般抗拒,去了找各种方式来贬低自个儿,到后来连反抗都懒得,该聊聊,该互换电话就互换电话,回家一句“抱歉”就都删掉。

晚上的饭死贵,又没吃好,黄少天把外套随手甩到沙发上就去厨房里翻吃的,冰箱里就一罐可乐,两个面包,哦对还有一碗泡面。

他这才醒悟过来,他们已经多久没在家里吃过饭了。

黄少天拎出一个面包看一眼,过期。再拎一个出来,果然也是过期。

“卧次……“后半个音被他吞回肚子里,节目里不能说脏话,这是关乎每月奖金的大事,这习惯被带入了日常,此刻下意识的反应验证了黄少天良好的职业素养。

黄少天打开了旁边的柜子,嘴里还嘀咕着:“这日子不能过了敢不敢多屯点吃的?一箱泡面又不花几个钱难道我已经穷酸到这个地步了吗?我是什么工资水平连肚子都填不饱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太心酸了简直泪流满面……”

柜子里什么都没有,黄少天惆怅地倒掉不知存了多久的泡面,顺便把面包丢进垃圾桶。

“算啦,今天就先对不起你一下吧。”黄少天摸摸肚子,里面可怜兮兮地“咕”了一声。

洗漱,睡觉。睡着了就不觉得饿了。

.

“少天我要晚回去几天——”

黄少天刚出了演播室,就听见电话里一片兵荒马乱。

“我文件夹呢?!”叶修一边拿肩膀与头夹着电话,一边翻找着,背景音是机场里机械的女声。

“……”

黄少天冲解说员和导播老师比了个再见的手势,从电梯边上走过去,进了楼梯间。

“老叶你靠不靠谱啊!”黄少天听着那边的杂音,翻了个白眼。

“你拿的哪个包?新买的那个双肩包第二层和第三层之间有个小夹层你看一眼!”

他听见拉链的声音失了真地传过来。

“行我找见了!”叶修一边把手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进去,一边站起身。

“——开始检票。”

“那我先挂了少天我大概还得再走三四天啊!”

“知道了赶紧挂!”黄少天口气里满是嫌弃,脸上却有一点无奈的笑意。

“对了叶秋让我跟你说一声!”叶修向检票口疾步而去。

“嘟。”

他还没说完,一个错手,就已经挂了电话。

黄少天迈下最后一阶,拔开耳机,路灯的光亮照在漆黑的小道里。

说一声什么?孩子的事吗?

黄少天彻底褪去了笑意,手猛的抖了一下,手机差点被摔出去。

晚风吹在他汗湿的背上,让他打了个哆嗦。

“东三环裕和嘉苑。”黄少天坐进出租车里,闭上了眼睛。

.

叶修最后是连滚带爬扑回家里的。

谈生意的核心说白了就是“扯皮”二字,你争一点,我夺一些,争取利益最大化。叶修一向是个无论做什么都会做到最好的人,只要他肯做,就敬业得令人发指。亏得叶氏用不着喝趴大BOSS的亲哥才能谈下生意,否则叶修怕是小命难保。

谈了几天,两边都累的够呛,最后合同签下来,连一向吹毛求疵的叶秋都没说什么,从显示屏里看了看自家哥哥那张憔悴的脸,只是说,给你订的今天晚上的机票。

叶修求之不得,赶紧收拾行李往家赶,进家门已经是凌晨,他连洗漱的力气都没有,直接脱掉外套就躺尸了。

叶修往边上一倒,黄少天立马就起来了,但人还是木的,半清醒半麻木,行尸走肉一般给叶修抹了把脸,把衬衫西裤脱了,把他身子摆正了,自己绕回去,又睡得人事不醒。

第二天早晨黄少天是被憋气憋醒的,叶修就跟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胸口上被沉甸甸地压着,腿也被压得牢固,黄少天还没睡够,掀掉叶修的胳膊腿翻了个身打算接着睡。

但已经醒了就没法再睡着,黄少天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

那天他去叶家见叶秋,本来是打算坐在客厅等一会儿的,想起上次在叶修房里落下个耳机,上楼打算顺便找见带回家。

叶秋的房间离楼梯更近些,黄少天取了东西出来,合上门时带起一阵风,把叶秋虚掩的房门轻轻推出一个狭窄的缝。

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瞥了一眼,转身下楼。

——他看见叶秋伏在床沿,嘴角微微弯着,将左耳贴在妻子刚刚隆起的肚子上。

他觉得自己被烫了一下。

那么温暖。

又那么伤人。

叶修一直喜欢孩子,这几年表现得越来越明显,尤其面对叶秋的两个孩子时,眼里有快要溢出来的温柔,把小侄女宠得简直要上天。

黄少天自己对这些没什么喜好,但抵不住他在意叶修。每次看见叶修那个压抑着的渴求眼神,他就觉得心里有火在烧。

他简直巴不得自己能生。

但他从来没把这种话说出半点来,反倒是叶修,有次不知道把自己喝到了哪个次元,耳鬓厮磨间居然在他耳边呢喃,黄少,我要给你生猴子。

那时候叶修一脸傻乎乎的认真,眼睛亮得发烫。

然后?

他就直接断了电,趴边上不动了。

黄少天吓了一跳,折腾了半天,发现这家伙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饭桌上过多少次酒量都好不了。

但一切说回来……叶秋的孩子,终究是叶秋的孩子,哪怕他已经是有一双儿女的人生赢家,也很难割舍新的一份羁绊。

领养叶秋的孩子?

之前他们是真想过,也认认真真讨论过,达成了一致,但等事情到了头上,新的问题又钻了出来,呲着大门牙冲他们笑:“不行吧?”

越是亲近,越是剪不断理还乱。

一声轻响,黄少天打开手机就看见“妈妈”两个字,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她会发点什么,黄少天一瞬间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硬逼着自己梗着看完,果然不出他所料。

黄少天放下手机,偏头看着那张睡得天真无辜,人事不知的脸,感觉一阵憋屈,手特痒,特想揍他一顿,忍了一会儿,咬着后牙槽决定摒弃人性揪他起来。

一直到把刷牙杯放下,叶修都是一脸蔫逼。

——任谁通宵工作了几天,好不容易回家,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揪起来,都不会比叶修更清醒。

洗脸刷牙都整完了……叶修用他那懵懂的眼神扫视一圈,目光落在刮胡子的刀片上。

旁边黄少天懒得理他,嗡嗡嗡地剃。

叶修拿起了刀。

黄少天看着镜子里一点点精神起来的自己。

叶修把刀逼近了自己的脖子。

黄少天放下剃须刀,满意地摸了一把下巴,对着镜子自我欣赏了一番,总算腾出空看看叶修。

“”叶修你他妈给我放下!”

结果是三魂吓掉了七魄——黄少天差点飞起来,赶忙骂骂咧咧地扑过去往下夺,幸好叶修此时呆得厉害,动作迟缓,毫无反抗地任他动作,才总算没整一出惨剧。

一阵兵荒马乱,好容易黄少天折腾好了,回头一看,叶修站得笔直,头一点一点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亲得那叫一个难舍难分,刚消下去的火又开始蹭蹭往上涨,又被吓得不敢发作,只好狠狠瞪他。

叶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完全不带理,眼看就要睡过去了。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开头就容易一发不可收拾,这几天工作与家庭的焦头烂额一起堆上来,堆得黄少天喘不过气,而对于他的辛苦,叶修竟无知无觉。

火气一瞬间过了临界点,黄少天被烧得全身都在抖,血肉沸腾,牙齿打战得连个“滚”字都说不出来,唯一一点理智只来得及把叶修的公文包塞他手里,转眼冲上去把叶修推出了门外。

叶总这回算是清醒了些,顺手翻开公文包一扫,身份证银行卡手机零钱文件一应俱全,困累交加中他只想找个地方睡觉,于是迷瞪着眼乘电梯下楼,拐进了小区门口的一家便捷酒店。

他那僵直状态的脑暂时完全没想到,自己将来会对这个决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得不说,叶修有些时候着实有着“没事化有事,小事化大事”的神奇天赋。

本来这个时候他要是肯努力一把,等一会儿,敲敲门,至少黄少天总会心软些——可是他没有。

.

黄少天还没解气,在家里绕着圈地转,他第一反应总是先压着,连个发火的地方一时都想不出来,只觉得心里那把火快要把他整个人都烧没了,亏得转到厨房,福至心灵塞了一肚子冷面包才好了些。

电话响了,黄少天万年难得一次地任性了一回,没理,被面包噎了一下又开始咕嘟咕嘟地灌凉水,闹心地自我折磨着。

然而打电话的人毅力可嘉,屋里一时只能听见不依不饶的手机铃声和充满狂暴色彩的咀嚼吞咽声。

黄少天把大杯里最后一口水吞下去塞了牙缝,杀气腾腾地走向卧房,决定痛骂一顿对面解解气。

——然后他怂了。

工作电话,他充分调动了自己良好的职业素养,准备发挥职业精神,教教对面打电话约人的合适方法。

“你好,请问——”还没等他说完,就被人截了胡。

“黄少,快来救场啊啊啊!”

.

叶修这回算是睡得心满意足,睡了有一天,醒来后蔫逼了半天,心里满满都是黑人问号:家???酒店???他到底回过家吗???

屋里闷热潮湿,封闭了太久,二氧化碳严重超标,叶修想着想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赶紧把窗户大开,往外看了一眼。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景观,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天还蒙蒙亮,是他从机场往家赶时常见的景象。

他深吸一口外面的空气,大脑终于开始配合工作,回想起了之前的事。

……

然而他回忆了一遍,感觉自己更蔫逼了。

叶修站了一会,带着满心的疑惑给手机充上电,想看看黄少天有没有什么消息,刚开机,手机就开始猛震,十一条短信。

叶修满怀期待地打开,五条来自叶秋,三条来自服务商,分别是催费的,催费的,和打广告的,剩下三条……是叫他出去吃饭的。

他翻开微信qq看了看,手机又震了半天,一条条消息翻过去,就是没有黄少天的。

叶修觉得大事不妙,开始思考“如何哄好你的男朋友”这个世纪难题。

然而电话进来了——叶修盯了屏幕半天,罢工的心都有了。

嗯嗯啊啊敷衍了三分钟,叶修放下电话,进浴室收拾自己,准备再一次踏上出差的路。

叶秋这几天一直在忙,过继手续都办齐全了,对于“奴役哥哥”的愧疚感急剧下降,心安理得地又把叶修派了出去,万万没想到给“姐夫”火上浇油——他从小到大所受教育良好,看见黄少天万万说不出“嫂子”两字,对于黑自己的哥哥倒是毫不嘴软,一口一个“姐夫”叫得开心。

.

季后赛一开始,黄少天就进入了“像死狗”的状态,跟各路职业选手一起在各地飞,什么气不气的,早就顾不上考虑了,每天回酒店都觉得床比亲爹还亲。

更要命的是,有时候回了酒店不能睡,要写杂志的约稿,还限定了字数!

他当然不属于达不到字数那类的,他属于次次爆字数的。

每次看到那个版面要求,对着文档改改改改的黄少天都想砍了自己刚刚疯狂飞舞的手。
——然而下一次还会是同样的情况,毕竟每个人都会有难改的“本性”。

好不容易删改完他的“真知灼见”,少天满足地伸了个懒腰,准备合电脑睡觉,却被右下角不断闪动的QQ图标吸引了注意力。

他在(99+)的几个群上点了忽略,光标在那个丑出风格的“笑”上停顿了一下,还是点开了。

叶修的昵称没变,数十年如一日的君莫笑。

随着级别的升高,散人会逐渐失去意义,续航时间非常有限,叶修和兴欣众人合计了半天,让包子试用了一个礼拜,最后还是叫停了。

包子的职业经验完全不足以驾驭散人,他手上的君莫笑黑洞一样的发挥明显弊大于利,更何况随着对流氓职业和荣耀本身的理解加深,他渐渐地开始形成真正的比赛风格,这时候接手君莫笑,对他的职业生涯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创伤。

而君莫笑不被使用的结果可想而知——陈果这个真爱粉老板,最后自然是把账号卡给了叶修。

当然,俱乐部还有用的装备都被脱下来了,但只要千机伞还在,散人的灵魂就不变。

就这样,叶修成了唯一一个连账号卡带银武与本人一起退役的大神选手,招来了无数人的羡慕嫉妒恨。

叶修已经不在线了,最后一条消息是半个小时之前的。

“少天?”

隔了五分钟,又过来一条:

“这次的客户真酸,人傻钱多,就是唠唠叨叨事儿太多。”

这次隔了十分钟:

“少天我不想喝酒……”

下一条消息隔了一会儿:

“书生就是好骗,几句话酒就给自个儿灌下去了,第一次躲酒躲得这么顺利。”后面跟了一个大兵叼烟的表情。

过了两分钟:

“少天我厉害吧?”又一个大兵叼烟。

过了十几分钟,最后一条消息:

“天儿啊……”

然后就没音了。

男人看着屏幕,呆了很久。

已经一点多了,他下巴上冒出点胡茬,工作中那种病态的精神,双眼放光的状态渐渐平缓下来。

他几乎能想象出来叶修趁去卫生间的时间给他发条信息抱怨;有时他在桌子底下偷偷摸摸地撇着嘴,有点窃喜地给他通报情况;能想象出来黑夜中他坐在车上跟他要夸奖;洗完澡浑身水汽,捏着手机迷迷糊糊地用B市标准的儿话音叫他。

他在冲他撒娇。

那个无比随和又无比骄傲的人,在小心翼翼地用不习惯的方式讨他开心。

原本黄少天笑得有点狡黠,满心雀跃打算看完就关了,晾他几天,以解心头之恨。

可是现在他的翘起的唇角慢慢拉平了,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停了很久。

“晚安。”

最后他只是简单地发了一句。

在一起是两个人不断妥协的过程,他就是忽然觉得,赌气什么的,真的一点也不重要。

.

总决赛第二天早晨,黄少天终于在自己家醒来了。

他在生物钟的召唤下艰难地爬起来,进到盥洗室,抹了一把脸。

黄少天看着那放在一起的电动剃须刀和刮胡子的刀片,犹豫了一下,拿起了电动的。

他们刚开始同居时,是黄少天手把手教会叶修用刀片的。叶修这人对生活条件非常没要求,不修边幅得表里如一,自然是嫌手动麻烦,从来都只肯用电动剃须刀。黄少天是个非典型性好奇宝宝,什么都喜欢尝试,生活品味与他的工资水平匹配,自从尝试过手动刀就十分嫌弃电动剃须刀的low。

职业选手的微操对于手动刀来说绰绰有余,时间久了叶修也就习惯了,黄少天也算是被他同化,哪天犯懒就拿电动的修一圈了事。

黄少天以拿手动刀地耐心细细地刮着,眼神一点点清明起来。

叶修今天晚上就要回来了,黄少天笑着,对镜子里的自己眨了眨眼睛。

嘿嘿,他还是那么帅。

.

叶修还在做饭,系着超市买方便面送的大红围裙,背对厨房门口切菜。

黄少天走过去,默默环住他的腰。

“怎么了?”叶修手下没停,也没回头,随意问了他一句。

黄少天没应他,只是盯着窗子,玻璃上映照出二人相拥的场景,烟花早就停下来,外面一片黑暗,里面是一盏孤零零的,温暖的灯。

叶修切完手里的菜,在擦手巾上抹两把,终于舍得回头看他。

少天的头发有些长了,叶修想着,伸出手想帮他将碎发别到耳后。

“我应该更相信你一些。”很突兀地,黄少天的声音响起来。

于是叶修的手停在了离他鬓角三厘米的位置。

“我也是。”长久的注视后,叶修很自然地,仿佛从来没有过停顿一样回答他。

黄少天急切地张口,想要对他说,刚刚我抱住你的时候,我在想,我多么希望,转过来的,是那个十年前的你。

可是他没有说。

所有人看到的,是他的吵吵嚷嚷,热热闹闹,明亮向上的样子,可大部分人忽略的,是他闭口不提的那部分。

他可以说很多话,可那些决心收起的,绝不会透出半点来。

而他相信叶修知道。

就像他也知道叶修一样。

“明天去理头发吧。”叶修说。

黄少天的眼前有些模糊起来。

十年过去了,悸动早已磨平,可是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总还会长出新的悸动来。
比如此刻。

我真爱你。

黄少天想着。

这一次他仍没有说。

END

全文8999字
一个多么崩溃的字数。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完结短篇【躺】
中间一度陷入了“写不完”“哦不怎么还写不完?!”的焦虑中,但还是在莫名的动力下写完了。
虽然作为一个各种意义上的苦手,有很多硬伤,可挡不住完结的开心,连早晨阴沉的天都那么美好!
后半段又用红玫瑰当起了写作的背景音乐,终于挽救了一点画风~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3<

评论(2)
热度(48)

© 陆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