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还

我的蹦迪爱侣——一个舞姿妖娆的相声演员,还擅长开跳楼机锻炼我的心脏
@世上有光

最近主战龙族楚路w

叶厨张粉。

另:陆还(huán)

【楚路】不良嗜好

领孩子啦!
跟我最初的设想其实相差不少,大概就是所谓的生娃不由己吧23333
评论里全是猜有光的也是够了哈哈哈哈

楚路大逃猜专用号:

来自作者的Attention:请不要在意时间顺序。


初衷是想个爽文,至于成品如何……请大家自己看吧╮(╯▽╰)╭


 *字数:5113


 


1.


 


电脑屏幕幽幽的光映在路明非脸上,他眨巴眨巴眼睛,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大口,苦涩冲了满嘴,他被呛得咳了半天,总算是清醒了点,能勉力继续奋战。




天知道身为全校不知情学弟学妹们的偶像的某人为何故态重萌,又捡回了熬夜赶论文的陋习。要让路明非自己说,那都得怪楚子航——师兄前阵子管得太严,害他忍不住瞅着楚子航出任务狠狠浪了一波,硬生生把毕业论文拖到了死线前最后一天。




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在桌上震动个不停,路明非随手开了免提,把手机揪到面前,一边接着打字,一边懒洋洋地说:“Hello.”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路明非以为自己是赶论文赶得听力下降了,把声音开到最大,那边传来一阵风声,树叶被吹动的簌簌声响清晰地传到他耳边。




“你在写论文吗?”清冷的声音伴着风声传来,好听得让他整个人酥了一秒。


 


 


 


 


路明非僵硬地低下头,终于想起来看一眼来电显示。




“嘿嘿。”路明非尴尬地笑了两声,大脑飞速运转,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辩解为好,“是啊。”




他听到那边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把灯打开,别离电脑太近,少喝点咖啡,实在写不完的话把论文发给我,我帮你看看。”




路明非关了免提,慢慢弯下身,把耳朵贴到手机边上,一脸衰相地说:“师兄,我错了。”




“你又错了。”楚子航早就习惯了他张口便怂,死不悔改的尿性,淡淡地说,“你写到哪了?”




“嗯哼,快写完了,分析到李忠和青铜与火之王的关系了。”路明非瘫在桌上,微微眯起眼,“你呢?任务完成了?”




“完成了,没受伤,我明天下午就回去。”




“学校都不派个直升飞机什么的去接你啊?你那离市区还有好几百公里呢。”




“我之前把车停在附近了,还有几公里就到。”




电话两边沉默了一会儿,路明非离扬声器太近,将那边的呼吸都听得真真切切,不由得生出气息相闻错觉。




“……师兄,我有点想你了。”路明非终于跟那个矫情的自己妥协,闭上眼说道,声音轻得几近温软。




“你听。”楚子航忽然说。




一阵杂音传过来,路明非凝神等着,周遭安静下来,一个声音渐渐地清晰起来。




扑通,扑通,扑通。




被放大的空旷声响一下一下有规律地传来,路明非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是楚子航的心跳声。




路明非往冰冷的桌面上贴了贴,说道:“师兄,再听下去,我就要睡着了。”




“那就等你睡着再挂,快写吧。”楚子航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遥远,他说,“我在这里。”


 


 


 


 


“主席,您怎么不开灯?”




周围突然亮了起来,路明非唰地一下从桌上爬起来,坐得笔直:“伊莎贝尔?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诺顿馆取文件,路过看到您的办公室还有亮光。”




“太晚了,你快回去吧,我马上就好。”




伊莎贝尔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路明非红得可疑的脖子和耳朵,点了点头:“那您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路明非看着伊莎贝尔轻轻关上门,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一脸挫败地揉了揉脸——他也没做什么啊?干嘛紧张得像是被当场捉住看小黄片?




被这么一闹,他腻歪的心思全无,只好眼神呆滞地乖乖写论文。




邮件发送成功的字眼弹出,路明非长长地出了口气,啪地合上电脑,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正准备拐进休息室,忽然觉得自己有什么东西忘拿了。




他看向手机,通话界面已经消失了,只显示有一条留言。




他把自己摔到床上,点开留言,男人的声音平和带了一点不易察觉的温柔。




“晚安,明非。”






真要命。


 


 


 


 


2.


 


楚子航从阿瓦隆回来后,第一次见到路明非,是在图书馆三楼的角落里。他本来打算去档案馆调资料,路过回廊时却看到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身子前倾探出窗外,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当然认得出来那是谁。




路明非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惊讶地张了张嘴,烟从他嘴角掉了下去,他连忙接住了,伸到窗外弹了弹烟灰:“师兄?”




“你怎么在这儿抽烟?”楚子航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路明非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也许是在尼伯龙根计划训练的重压里,也许是在他失踪的那段时间里……总之,是在他所缺席的那些时光里。




不过,以后总有机会知道的。




“嘘——”路明非带点讨好意味地笑着,指了指外面,“其实我也不算在图书馆内抽烟嘛。”




“……嗯。”楚子航眉目间不赞同的神色隐去了,淡淡点了个头。




打火机在他指尖转了两圈,路明非突然想起来点什么,把打火机收起来,站直了说道:“师兄,我去问过校长了,再过两个月你就能出任务了,这两个月你就先在学校好好养伤吧。”




“嗯。”




楚子航仍然用一个字来打发他,路明非无语凝噎,感觉这简直是在逼他发挥话唠功力。




路明非选择默默抽烟。


 


 


 


眼看一根烟就要燃到尽头,楚子航居然没走,清冷平和的目光一直淡淡落在他身上,路明非整个人都不好了,冲外面吐了一口烟,半开玩笑地说:“怎么,师兄,你要帮我戒烟吗?”




半晌没有回答,路明非有点无措地回头望去,打算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




可他没有来得及张口。




手里的烟被人抽走了,柔软的触感落在他唇上,路明非睁大双眼看着眼前英挺漆黑的眉目,长睫毛碰在他脸上,颤动着害他心里发痒。




温热的气息近了又远了,他听到男人平静的声音:“好。”




好什么好???




如果用三个字来形容路明非现在的表情,完全是一道送分题——傻狍子。




楚子航掐了烟退开半步,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路明非低下头,注视着地面,似乎想看出朵花来。




阳光变幻角度,落在他身上,他终于笑起来,如是回答道:“那就拜托你了。”


 


 


 


 


3.


 


钥匙插入锁孔,转动,开启门扉,路明非火速关上一扇窗子,定了定神,端着杯子不紧不慢地走出卧室,把水杯放到桌上,才笑眯眯地说:“师兄,你回来啦。”




楚子航点了点头,放下行李洗完澡出来,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正在沙发上一边打手游一边打滚的路明非。




路明非被他盯得发毛,终于肯放下手机,抬头多看楚子航一眼:“怎么了?”




楚子航转身拐进卧室,路明非看着他走到床边,心里生出点不详的预感,轻手轻脚地跟了过去。




“又抽烟。”楚子航不动声色地从床垫底下掏出半盒被压扁了的烟。




师兄这是狗鼻子吧!他怎么闻出来的?路明非震惊了,表面却还是理直气壮:“我就抽了一根!我还没说你呢!你出什么任务去了!又受伤了!”




楚子航心里也有点懵——他包的这么严实,路明非又是怎么看出来的?然而长期跟路主席斗智斗勇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只要自己稍微一服软,路明非就绝对会蹬鼻子上脸——于是楚子航依旧维持着一张面瘫脸,不为所动,直接点起君焰,瞬间就把烟盒烧没了:“以后三天只能抽一根。”




“我的烟宝!”




楚子航只听见路明非惨叫一声,一阵旋风迎面袭来,他瞬间被扑倒。




“嘶……”楚子航被压着平摊在床上,眉心微微皱起,一副痛极了又强忍着的样子。




“师兄我错了!”路明非见他这幅样子,瞬间慌了,立马从楚子航身上爬起来,手下利索地剥开他的上衣,心里却还有一丝疑惑——按他的估计,应该是避开了楚子航伤口的,不该这样啊?




楚子航仰头看着路明非一脸焦急,眉心慢慢舒展开来,表情归于平和,黄金瞳一片澄静。




“我擦!”然后他听见路明非低低骂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楚子航终于忍不住弯起唇角,拽住了路明非,将他按到自己胸前——他上身唯一一处绷带正完好无恙地裹在肩上,没有半点渗血的痕迹。




“不要紧,”他低声在路明非耳边说,“那只是小伤,这儿倒是有一处要紧的,你要看看吗?”




路明非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着楚子航,过了几秒,他忽然感觉到什么,耳朵动了一下,瞬间变得通红。




楚子航轻笑一声,抓住路明非的手,向下探去。


 


 


 


  


4.


 


他们两个人聚少离多,但每次一同过夜,路明非基本都是大口喘着气醒过来的——因为楚子航总会像只八爪章鱼一样缠着他——尽管睡前最后一秒路明非还分明记得他是棺材板睡姿。




更要命的是,当他艰难地从楚子航怀里扒拉出来自己快要窒息的可怜身体时,楚子航都会恰到好处地醒过来,无辜地看着他——天知道那张英俊的脸带着孩童般神情看人的时候杀伤力有多大!




鉴于这一点,路明非每次都会悻悻然地放弃控诉楚子航“谋杀亲夫”,沉迷某会长的颜值不可自拔。




——然而今天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师兄,你不知道扰人清梦会被猪踢的吗?”路明非蜷在沙发上,眼神发直地望着天花板,“怎么办,我现在想揍你。”




“……”




路明非之所以敢这样说话,纯粹是因为气愤难平,昨天他们折腾了一晚上,直到天快亮才睡下,路明非感觉自己骨头架子都要散了。往常这个时候,楚子航一般都会放他多睡一会,今天路明非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大清早就把自己叫醒了。路明非以为是有什么紧急任务,爬起来就要往外跑,楚子航赶紧拽住他。




然而问楚子航为什么,他又不说,路明非也没辙,只好用沉默来反抗这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家伙。




路明非正昏昏沉沉地坐在那发呆,忽然感觉身边海绵垫陷下去一点,一股香味从旁边传来,他鼻翼翕动了几下,终于清醒了点。




泡面的清香!路明非眼睛忽然亮了,转过僵硬的脖颈,炯炯有神地看向楚子航……手里的碗。




“你正在踢我。”楚子航语气平淡,上半身岿然不动。




“……”路明非一噎,回顾前文,恍然大悟——楚子航变相说他是猪!




很好。




路明非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腿上又加了点力道,大有今天你不给老子坐地上老子就不罢休的意思。




“把碗放下,你可以走了。”听听,这霸道总裁的范儿,如果学生会的老部长们听见,大概都能安息了——他们亲手培养出的路主席何等霸气!连狮心会前会长都不怵!




楚子航选择性失聪,低头把面上的的肉卤搅匀了,挑起一筷子面送到路明非嘴边。




路明非紧紧抿着唇瞪他,一脸的君子爱吃更爱节操的大义凛然。




僵持了一会儿,楚子航默默收回筷子,送到了自己嘴边,路明非眼瞅着那香气离自己而去,即将进入刚折腾完他的某人嘴里,眼球都要瞪出眼眶了。




然而那筷子面只在楚子航嘴边闪了一下,刚带出唇舌隐约的弧度,就被楚子航放到了桌上的另一个空碗里面,他重新在手中的面碗里挑起一筷子,再次送到路明非嘴边。路明非看出他唇角犹带笑意,刚要再瞪他一番,就眼睁睁地看着楚子航把嘴巴张成“O”形,说:“啊——”




啊???




路明非万脸懵逼,却不由自主地任由那筷子面进了自己的嘴,嚼巴嚼巴咽下去,才醒过神来。




我我我我我去???




师兄刚刚是在卖萌?




路明非想象着一个小妈妈将勺子送到小婴儿嘴边,说:“宝宝乖,张嘴吃饭,啊——”再套上楚子航的脸,不由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可是再想想,又诡异地觉得……有点萌。




好吧,路明非自暴自弃地想,他真是拿楚子航一点办法都没有,大概楚子航就是套个麻袋在他面前蹦哒几下,他也会被萌得倒地不起,要师兄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起来。




一碗面转眼进了路明非的肚子,吃得太快,他不由得打了个饱嗝,打了一半,楚子航凑过来,路明非赶紧把剩下半个强吞回去,发出一声又嫩又傻的“呃”。




反正师兄又不会嘲笑我……路明非羞耻了一瞬,还是懒洋洋地缩在被子里任由楚子航给自己擦干净嘴。路明非吃饱喝足,眼皮也沉重起来,简直是要颓废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周遭安静了一会儿,路明非大脑越来越昏沉,不自觉靠到了楚子航肩上,触感坚实可靠,让他想就这样一直依偎在他身边直至永远,仿佛两个自母胎中便相互依存的孩子。




“生日快乐。”声音带动骨骼震动而来,楚子航忽然开口,顺手揽过路明非让他枕在自己腿上,“我今天才记起来,只来得及准备面。”




“嗯?”路明非躺在他怀里,迷迷糊糊地仰脸看他,“嗯……谢谢。”




少年时他总是在期待一个人,在那个人面前,他不再废柴,不再一无是处,可以不必时刻小心翼翼,不必担心自己做错了什么,不必总是满嘴白烂话去掩饰内心的怯懦……




你来到我身边,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路明非呢喃着,又重复了一遍:“谢谢你。”他微微弯着唇角,放任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沉入了梦境。


 


  


 


5.


 


难得他们都在家,路明非居然摆脱了日常颓废状态,终于肯动手收拾一下这几天被他糟蹋得一片凌乱的家。




最后一个杯子归位,路明非开了音响的随机播放,满足地蹦哒进卧室,去床上躺尸。




楚子航还在对着电脑写他的报告——他从坐下开始就没理过路明非。




路明非斜睨着楚子航的背影。




“情人闹我也好,情人罚我也好。”




音响里传来男人的歌声。




路明非打个滚从床上爬起来,扑到楚子航肩上。




“还是时时待你最好。”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的电脑屏幕,在他身后呲牙咧嘴了半天,然后使劲挠楚子航的咯吱窝:“感觉怎么样?”




楚子航不为所动,直到路明非都要把他挤到地上了,他才合上电脑,转身把住路明非肩膀,一脸严肃地注视着路明非,熔金色的瞳专注到令人觉得深情:“然而就是戒不掉。”他说着不知从哪习得的拗口粤语。




路明非呆了一瞬,忽然大笑起来:“诶呦喂师兄你这股大碴子味!”




楚子航忍了几秒,还是没绷住,终于也跟着他一起笑起来,然后他附身抱住了笑得满床打滚的路明非。




“……难忍又自豪。”




他们的大笑声在歌的尾音里渐渐弱了下去,实木床嘎吱嘎吱响起来,过了一会儿,卧室里传来巨响,东西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等这个下午过去,他们恐怕又得收拾那从来没保持整齐超过一小时的屋子了。




不过那点麻烦,又哪里比得上戒不掉的你。


 


END






emmmmmm,太太这隐形车技,我是佩服的




有奖竞猜仍在继续!!!各位猜猜这篇投稿的作者是谁?




1. Ze   2. 罗燃   3. 世上有光   4. 老邦迪   5. 陆还  6. 点墨  7. 水亦瞳   8. 阿相   9. 夜殇Yoru   10. 森讷   11. 七蜀   12. 八日雨巫   13. 少年啊少年你像只猹   14. DS_余烬苏生  





评论(7)
热度(283)

© 陆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