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还

我的蹦迪爱侣——一个舞姿妖娆的相声演员,还擅长开跳楼机锻炼我的心脏
@世上有光

最近主战龙族楚路w

叶厨张粉。

另:陆还(huán)

【楚路AU】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

蜜汁星际paro
依旧文不对题






.

路明非背对着舱门,无依无凭地漂浮在半空中,满头乱糟糟的黑发轻轻抵在玻璃幕墙上,疲惫与伤痛让他的眼瞳黯淡无光,只有一点微末的光线从旁照到他身上,黑白分明的眼看上去像是某种无机质的玻璃球。

宇宙其实没有这么黑。

路明非视野所及之处只有无垠的黑暗,无声,无光,仿佛身处黑洞,茫茫天地间只剩一人茕茕,失去了所有对时间与自身的感知。




舱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原本仅存于空气中的光点被亮起的大灯吞没在光束之中。

路明非闷哼了一声,跌落到地上,骤然开启的重力系统将他的伤口又撕裂了,胃里翻江倒海一阵,胃酸涌到喉口,又被强行咽了下去。

狮心会黑色的作战靴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路明非没动,脸颊依然贴在玻璃上,眼帘低垂,留一个乌七八糟的发顶给楚子航看。

“路明非。”楚子航的声音一如十年前一般清冷低沉,路明非却从中听出了某种蕴藏在其中仿佛困兽犹斗的怒气。

“你们发现了?”窗外从黑暗转为宇宙原本的微光,路明非眼球上翻,终于看到楚子航被灯光打得白亮,又带了些许风尘仆仆意味的英俊的脸。

你的眼睛看起来真像是埋着一头狮子。

路明非想着,眼神却只是在楚子航身上游弋了一瞬,又滑了下去。

他只想睡觉,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他很累了……





楚子航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摁到玻璃上,身体与无机材料相撞,发出沉闷的声响。

路明非顺着他的力道向上仰头,毫不在意地露出脆弱的脖颈,像是对自己刚做下了什么一无所知。

伊莎贝尔的埋伏看来很成功,不知又死了多少人,看师兄这个架势死的不止是杂牌军,恐怕还有狮心会叛出时就跟在楚子航身边的成员。不过楚子航招兵买马着实不容易,不管损失轻重对他来说都跟割肉没什么两样。

他猜楚子航少说会打他一顿,他不在乎这个,只希望对方能下手利索点。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如他所想。




“我们有多久没见过面了?”

牙齿刺穿血肉的瞬间路明非大脑里一片空白,隔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七年……”他刚挤出来两个字便哑了下去,动了动腿,将落下去的裤子踢开,踩到合金地面上,疼痛都没有让他有分毫动容,这冰凉的触感却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七年多吧……”路明非的表情软化下来,终于肯正视楚子航了。他看到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被怒气与悲伤烧得透亮,路明非却能从里面轻易分辨出一点走投无路的温柔来。

是七年九个月又十八天。

路明非其实记得很清楚,分别的时候正是卡塞尔的黄昏时分,阳光透过人工大气层照在校园外荒芜的地面上,很少会有人来南半球,使得这边更像是一个普通废星。

那时候他们都未曾料到自己的命运会怎样地伸展往全然不同的前方。

但路明非仍不愿意说出那早就谙熟于心的时间,像是迷失在宇宙深处的飞行员抱着唯一能确定自己维度的仪表。




最后一件衣服落到地上,路明非看到楚子航满身的伤痕,但也只是一瞬,下一秒周围就已归于黑暗。

去除疤痕的技术已经很发达,而楚子航选择留下那些痕迹,因为连他自己都无法厘清那其中有多少是对方留下的。

路明非一条腿被架了起来,对方的手掌光滑,陌生的触感令肾上腺素狂飙,闪着“危险”二字的红灯疯狂打闪,无论他如何想要放松都是无济于事。漫长的时间将他们变成了两个陌生人,那些回忆都像是仅存于梦境中的一段浮光。

然后他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楚子航的笑容。




干净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毫不吝啬地照进图书馆角落,路明非回想起来,总觉得楚子航是被自己的朽木不可雕也气笑的,可是那并不重要——

少年的唇角微微弯起,金色的阳光浸润了他苍白的脸,每一寸光线都描摹出英挺的线条,暗金色的瞳仁剔透,映出一个小小的乱蓬蓬的影象。

那是路明非自己。

他并不清楚那时的自己究竟露出了怎样的表情,只看到楚子航透亮的眼——对,就像是现在,然后那头狮子被熔化了,每一寸暖光都在路明非的世界里流动,他俯身过来,握住路明非无意识戳在书页上的手,带着他继续讲了下去。

那些知识点路明非已经全然忘却了,但他很明白,一直到生命尽头,他都将永远铭记这一幕。

那就是他们的开始。




路明非依然直视着他的眼睛,眼神平和,裹挟着某种楚子航熟悉的,珍而重之的温柔,他像是在看着楚子航,又像是透过楚子航看往别处,表情介于回忆与憧憬之间。

那样的温柔令楚子航心尖发颤,无数尸骨化为尘埃,仍在太空中飘荡,一并堆到楚子航心头,可他知道自己有一瞬间还是动摇了,于是那一点温柔反而点燃了他几尽熄灭的怒火。

光滑的指尖扣进刚刚被牙齿撕裂的皮肉,手下的身体极尽克制地瑟索了一瞬,又重新放松下来,任血液渗出来,流入锁骨汇聚成一汪,又缓慢地坠了下去。




被进入的那一刻路明非四肢百骸难以控制地抽动了一下,他紧紧蹙着眉,长长呼出一口气,勉力弯了弯唇角,轻轻地说:“师兄,好疼啊。”

多年征战让他原本平凡的面容带上了深刻的意味,可是这时他又像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了,懵懂倔强,却会在难过时找他的师兄轻声抱怨,声音柔软得更像是撒娇。

楚子航感觉自己的喉咙被那几个轻柔的音节扼住了,肺泡发痛,喘不上气,大脑由于供氧不足剧烈地眩晕。

让他痛,也让自己痛。

楚子航模糊地想着,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压在他心口上的血肉减轻一点分量。

他沉默着继续挺进,他能感到怀里的身躯每一寸都在随着他的动作发出痛苦不堪的呻吟,可路明非没有反抗,他甚至还在笑,美好而毫无意义的微笑在燃烧着支撑他,让他不至于昏死在落地窗与楚子航之间。




快感登顶的那一刻,路明非一直平静温和的眼神迷蒙了一瞬。

楚子航的视线与他相错,投往呈现出原本面目的宇宙,遥远的点点星光中,一团迷蒙的深红色正与他们的飞船缓缓错身而过。

楚子航轻轻闭了一下眼,才看清那颗星球上黄灰色的沙砾带,大脑缓慢地运行,直至他们从巅峰坠落,才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

那是海卫三。

而真实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显现出清晰的轮廓来——

他不敢看他。

他无法面对路明非,更无法面对那样平和的目光。




TBC




又名《楚路作死大会》

评论(17)
热度(147)

© 陆还 | Powered by LOFTER